玖玖资源站>文苑广场


2018-11-27 来源: 晋华宫矿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写矿工,并非易事
不止因我自己就是一名矿工
打小土生土长在矿山
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人一事
有着天然的接近本能的熟知
写矿工就是写我自己
对自己,我能说些什么呢
一个人最难认知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不然德尔菲神庙镌刻的认识你自己
就称不上是千古神谕

写矿工,该写些什么呢
写我们四季如一昼夜不分
一年有多半年上早班两头不见太阳
上夜班才能看到第二天中午的太阳
或美其名曰盗火的普罗米修斯
那也太诗意太神话了一些
而神话就是虚假,对一种真实的存在
毋宁像真实本身一样
保持一种真实如铁的缄默
在这种横跨两个世纪的黑色缄默里
有祖父,父亲,自然也有我
我们父承祖业,子承父业,这也无话可说

写矿工,实在要写
其实也可以这么写
矿工也就是一种
与黑,与深,与劳苦,与危险
多沾了一点边的职业
世上有许多类似的职业
我们的职业就是以煤为生,以苦为乐
说我们挖掘光热这不差
只是奉献光热这俩字
打死也说不出口
我们是很能够吃苦耐劳
但总不能自夸自,那没水平

写矿工,就这么写吧
矿工就是一块从头到脚周身乌黑的炭块
看上去是有点丑,有点脏
可我们的内心不丑也不脏
不信你就把我们放到熔炉里
或随便放到一户人家的灶火里
当冬天不冷,城市不夜
高铁在钢轨上疾驰,汽笛在轮渡上鸣响
晚归的浪子与等候的情人
围聚在火光掩映的壁炉旁互诉衷肠
想想我们吧,这些黑鬼
在这万籁俱寂的暗夜里
在这片平静的大地下
矿工多像一群黑蚁,围绕
一口深不见底的洞穴进进出出
生生不息,永不疲倦
李 栋